<li id="dy0e6"></li>
<dl id="dy0e6"></dl>
<div id="dy0e6"></div>
<li id="dy0e6"><s id="dy0e6"></s></li>
  • <nav id="dy0e6"></nav>
  • <div id="dy0e6"></div>
    <div id="dy0e6"><tr id="dy0e6"></tr></div>
  • 墨笺楼 三·八特辑 | 用“女人的眼光”看“十七年”文学

    2019-03-08 10:24     阅览:400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今天是三八妇女节,所以墨笺楼今天想和大家探讨的主题是“十七年”文学中的女性文学,有同事悄悄问老墨:为什么女性文学要单独拿出来说?为什么从来没有把?#34892;?#25991;学拿出来说?
      其实我选这个主题的时候倒是十分坦然。在?#19994;?#35266;念里,女性文学的存在从来不是为了和?#34892;?#25991;学对立,只不过这个世界如果本来就存在男女两个性别,那么每个性别?#21152;?#35813;?#24615;从?#21508;自的表达,而?#36873;?br>  ?#27426;?#22312;漫长的人类书写史中,女性总是作为被观看被评判的角色出现。古今中外文学戏曲作品中那些林林总总的女性形象,说到底,大多是?#34892;?#35270;角下的女性描述。女性作为主体的表达虽然也有,但是整体上属于凤毛麟角。
      一直到近代,女性作家才越来越多地进入主流表达的渠道,用自己第一手的感官?#36864;?#32500;,表达女性对于自身的认知,对世界的看法,?#25237;?#20004;性关系的审视。
      即使这个表达的声音还不够?#30475;螅?#19981;够清晰,甚至声线还略显狭窄,但是这种声音也弥足珍贵。
      她们让我们在看世界的时候,拥有了多一个角度,让我们对人性的?#31169;?#26356;加丰富和立体。更不用说,这些出自女性之手的作品里,有一种独特的优美的魅力,让人着迷。
      没错,女性文学确实是曾经弱小,但是今天已经是文学创作中不容忽视的力量。关注就是一种致敬,致敬那些从漫长的黑暗时代一?#32439;?#26469;并坚持书写的女子,致敬那些在?#19968;?#28176;欲迷人眼的当下?#38405;?#20445;持思考并坚持表达的女作家们。
      无论就20世纪文学的宏观视野还是从当代文学的具体构架来看“十七年”女性文学都是无法绕开的一个话题,它似乎成为现当代文学研究领域颇难跨越但?#30452;?#39035;要跨越的一道“坎?#34180;?br>  “十七年”女作家队伍颇有一种“枝繁叶茂”的气势。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十七年”女性文学同时也曾面临着被遗忘的尴尬?#32622;妗?br>  一方面,五六十年代政治的泛化?#21476;?#24615;文学丧失主体地位,文学素质的稀薄使其无法超越时空而为新时期的读者?#37038;?另一方面,不少研究者对“十七年女性文学”这个?#25293;?#30340;能指与所指产生异议,认为十七年女作?#19994;?#21019;作大多忽视或回避女性意识,取无性化或雄性化姿态,基本失掉了所谓“女性文学”存在的依据与特征。
      但是我个人认为这种?#40092;?#31245;嫌简单,可以说过于片面化。因为它忽视了历史的传?#26032;?#32476;与作品的多重解读。从总体上看,不得不承认它在?#27426;?#31243;度上仍具有女性文学的特质:出自女作家之手,在对社会生活和女性生活的文学表现中或隐或显地融入了女性的性别意识和审美体验。
    会生活和女性生活的文学表现中或隐或显地融入了女性的性别意识和审美体验。
      关键词:“十七年”女性文学

      女性的视角、柔婉的?#25163;?/b>
      “十七年”女性小说的艺术特色主要由三个方面:首先,从语言风格来看,十七年文学普遍呈现出严肃而近板、豪壮而近嚣的整体特征,而女作?#19994;?#35821;言却时常流露出些许温婉、细腻的女性特色。如草明的?#23545;?#21160;力》,郭沫若曾对草明?#23545;?#21160;力》的评价是:“以你的诗人的素质,女性的纤细和婉,把材料所具有的硬性中和了。我特别喜欢第九?#24405;?#20301;女性采山里红那?#27426;?写得真是如闻其声,如见其人。”
      杨沫的《青春之歌》中,杨沫在塑造林道静形象时,既以战士的激情也以女性的柔婉细腻较为合理地展示了人物思想的转变过程中的细波微澜,如林道静在同余永泽离异时的道德焦虑,在初见江华时的少女心态等,都得到了作者都较为细腻的描写。
      其次,女作?#19994;?#21462;材角度有时也颇具特色。
      ?#28909;?#33593;志鹃的小说《百合花》虽然是战争题材的作品, 但作家却是从借被子?#24405;?#36825;样一个?#24863;?#29420;特的角度加以表现。在刻划新媳妇时,茹志鹃以细致的观察、细腻的笔墨展现了新媳妇细微的情感变化和心灵历程。
      从不借被子到献出被子,从?#20013;?#21448;怕到拭身补洞,每一个动作,每一种神情,每一句话语,都准确、生动、细腻、含蓄地揭示了新媳妇丰富的感情变化和心理内涵。“我”?#20302;?#20102;,?#20843;?#20063;不作声,还是低头咬着嘴唇?#34180;?#24403;“我”对她说打仗是为了老百姓的道理时,?#20843;?#19981;笑了,一边听,一边?#27426;?#21521;房里瞅。?#34180;?#25105;”?#20302;?#20102;,?#20843;?#30475;看我,看看通讯?#20445;?#22909;像在掂量我刚?#25293;?#20123;话的斤两。半晌,她转身进去抱被子了。?#26412;?#20307;的动作,生动的表情,细腻的心理变化,都准确、形象地表现了出来。观察之细致,?#25163;?#20043;纤细。“我”和通讯员再去借被子,“我”向她道歉,?#20843;?#21548;着,脸扭向里面,尽咬着嘴笑。”
      在这类以革命战争,以社会主义建设为主旋律的边缘,它们或多或少地以“潜隐”的状态对女性生活、女性命运以及女性心理做一女性化的心灵体验,抒发女性在那个时代背景下所特有的一种“女性情?#22330;薄?br>  当然我们不得不提及的是叙述视角所带有的女性性别倾向。男作家多采用全知视角和外视角的叙事模式, 而女作家作品相当一部分是以内视角展开叙述的。譬如,茹志娟的《三走严庄》、?#27573;业?#21307;生》、《高高的白杨树》、《在社会主义轨道上》;杨沫的?#27573;业?#21307;生》、《红红的山丹花》;柳溪的?#27573;业?#29233;人》、?#27573;业?#29233;情故事》;刘真的《长长的流水》……在这些作品中,叙述者“我”参与故事,或是主人公,或是与主人公有密切关系的人物,这样就拉近了叙述者与叙述对象的距离,给人一种亲?#23567;?#24179;和之感。内视角的运用,体现了女性多情善感的特质。

      思维的开拓与性别意识的呈现
      新中国成立后,国家将女性的地位和权利以法律的?#38382;?#30830;立了。中国女性享有世界?#27573;?#20869;?#32454;?#31243;度的解放,她们与?#34892;?#22320;位平等,同工同酬,开始介入社会的各个领域,真正顶起了半边天。
      女性生活的巨大变化,直接催生?#31169;?#25918;初的一批女性文本:《火?#20302;貳?草明)、《土地》(陈学昭)、《跨到新时代来》(丁玲)、《为了幸福的明天》(白朗)?#21462;?#20854;中《火?#20302;貳?#23601;题材和人物形象而论,不仅填补了这方面女性写作的空白,而且开启?#35828;?#20195;工业文学的先河,因此,草明也被誉为“中国工业文学的拓荒者?#34180;?#34429;然此时女性文学的自觉性?#25237;?#31435;性尚不十分明显,可从女作?#19994;?#21019;作热情和?#23548;?#20013;不难看到,女性文学正在?#27426;?#21162;力的扩大着自己的疆域。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文艺方针的贯彻,激活了女作家内心深处?#27426;?#26543;竭的性别意?#20817;?#23376;,一批探索人性人情的作品脱颖而出。当然在文学作品中,女性形象塑造的?#26087;?#21363;意味着女性意识的存在与否、进步与落后。尤其是在文学研究过程中,“文学研究的合情合理的出发点是解释和分析作品?#26087;恚?#26080;论怎么说,毕竟只有作品能够判断我们对作?#19994;?#29983;平、社会环境及其文学创作的全过程所产生的兴趣是否正确。”
      如茹志鹃的《百合花》,可以说茹志鹃的女性意识不同于冰心、庐隐、冯玩君、丁玲、肖红、张爱玲、苏青等现代女性,也不同于张洁、张抗抗、铁凝、?#21028;?#27427;、王安忆、刘索拉、林白、舒婷、翟永明、伊蕾等当代女性。
      从冰心到张爱玲,她们沐浴在“现代”的新文化当中,从张洁到九十年代女性作家,她们伴随新时期的思想解放潮流和改革开?#21028;问啤?#26102;代之钟敲醒了中国女性作家,她们的自我意识显现出来,但她们的女性意识带有明显的西方色彩。不论是冰心的“爱的哲学?#20445;?#36824;是当今的“女权主义?#20445;?#37117;是在西方理论的哺育下滋长出来的,更多地表现出“西方话语”特征。
      茹志鹃作为出身于城市贫民家庭,三岁时母亲去世,十来岁上小学,十八岁参加新四军,在新四军的文艺队伍里当上了一名文化兵,在毛泽东文艺思想光辉照耀下,开始了文学创作。因此,茹志鹃小说不可能是西方女权主义文学,移?#21442;?#26041;女权主义理论来阐释是不适宜的。但我们也不能认为茹志鹃的写作是“无性别”写作。因为她“对文艺的看法和那些编辑?#30475;?#22312;距离?#20445;?#20197;致《百合花》被退回来。茹志鹃的写作是女性化写作。她描写的是女性世界,特别是中老年妇女的内心世界,在内心世界与外在世界的联结上?#20174;?#37027;些属于女性的主题。首先,茹志鹃的女性意识体现为关注女性的角色转换。她以一个新中国的新女性的观点来观察、研究、分析中国女性。因此,她首先强调的不是男女的“性别对抗”而是通过女性的角色转换展现女性的社会价值,从而确立女性的自我价值。
      其次, 茹志鹃的战争题?#30007;?#35828;更显示出她的女性意识。茹志鹃写小说确实是“女人的眼光?#34180;?#22905;写战争不写硝?#22530;?#28459;的战场和炮火连天的战斗;她写社会主义建设不写热火朝天的劳动,而是以女性敏锐的感觉写“生活激流中的?#27426;?#28010;花,社会主义建设大合奏里的一支插曲。”她不关注战争的场面、英雄的冲锋,而是关注人情、人性和生命价值。茹志鹃作为女性作家,对残酷的战争有自己的?#34892;勻鲜叮?#22899;性的善良、温柔、纯情使她充满人道主义思想。
      十七年时期的战争题?#30007;?#35828;流行乐观主义和英雄主义模式,多的是胜利的欢呼,英雄的笑?#24120;?#27809;有残酷、悲哀、?#32431;?#21644;凄凉。战争过程被胜利消解,个人价?#31561;?#21270;到集体之中,以道德评价取代了生命?#26087;?#30340;价值。例如《百合花?#20998;行?#36890;讯员牺牲了,是这么描写的:“我想看见他坐起来,看见他羞涩的笑。但我无意?#20449;?#21040;了身边一个什么东西,伸手一摸,是他给我开的饭,两个干硬的馒头。……?#27604;?#24535;鹃说“这?#25351;?#24773;确实是在真实的生活中就有的。”年轻而稚嫩,?#21183;?#32780;纯洁,充满青春活力的通讯?#20445;?#19968;个天真无邪的小战士就这样被战争毁灭了,青春流逝了,你还能说战争没有残酷、悲哀、?#32431;?#21644;凄凉吗?小通讯员当然“生的伟大,死的光荣?#20445;?#27604;泰?#20132;?#37325;!”但十九岁的生命?#26087;?#23601;没有价?#24503;?而我们其他许多人的小说却缺少对此的关注。因此,茹志鹃的思考是独特的,她作品中显现的女性意识是鲜明的。

      母性的位移和家庭观念的变化
      在女性的生命过程中,包括了一些细致的心理特征,“女儿性、妻性、母性构成了最基本的区分?#34180;?#22899;性在人类生活中承担着生育繁衍的角色,母性是女人与生俱来的,母爱亦是人们一直讴歌的对象。
      但在十七年特定的政治文化氛围下,文学为了表现“政治的本质?#34180;ⅰ?#25972;体现实?#20445;?#27597;爱并没有成为文学中单纯独立表现、歌颂的对象,只能从?#20934;?#20043;情、同志之爱来曲折表现。
      刘真的《好大娘》、《我和小荣》、《长长的流水》等作品中,我们都可以?#19994;?#19968;个活泼、顽皮、任性的“我”和一个与之对立的成熟、?#35748;欏?#23545;“我”无微不至关怀的大妈或大姐的形象。对此,学者陈素淡指出,?#26263;?#26102;表现亲子的感情不具有进步的性质,作?#19994;?#26426;?#24378;?#20197;在‘大姐’身上让母爱发光。这是一种意识形态夹缝中的“移位?#34180;?#22899;儿性”与“母性”往往是天然合一的。女性身为女儿自然有?#38405;?#20146;的依?#25285;?#36523;为母亲,也有对儿女的爱怜。如果说“大姐”的形象是母亲形象的一种替代,是“十七年”女作家展现母性的一种方式,那么母爱由亲子转移到常人,则是表现母爱的另外一种方式。
      家庭,曾是女性头顶上仅仅望得见的一片狭小天空。几千年来,中国的女性被圈养在家这个牢笼里,被压迫,被奴役,“用被假塑或假冒的形象出现,以被强制的语言说话,”成为?#34892;?#30340;?#25509;购?#23478;庭的奴隶。家庭对女性的意义非凡,正因为如此,五四妇女解放的矛?#20998;?#25351;旧式的家庭关系。解放后,妇女的社会地位、经?#20040;?#36935;都与以往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家庭的牢笼已被打破,走出家庭,走向社会已成为普遍的社会现象。在“十七年”文学中包蕴了更多女性对自身命运和人生的思考。?#27934;号?#26102;节》中的静兰深爱丈夫和家庭,满足于终日做饭洗衣的主妇角色,但是丈夫热衷于厂里的事而冷落了妻子?#30431;?#33510;恼不?#36873;?#21518;来,在社会主义的热潮中静兰受到启发,投身建设大军,精神变得充实,与丈夫的感情也得到了巩固和升华。
      在“十七年”文学中包蕴了更多女性对自身命运和人生的思考。“十七年”女性小说,曾以其丰硕的成果辉煌一时。经过岁月的汰洗,其文本中体现政?#25105;?#35782;的内容已黯然失色,而其内蕴女性意识的部分愈来愈显示出其存在的价值。
      “十七年”女性小说是在“五四”对传统文化和革命政治对“五四”新文化双重改造后的文化语境中诞生的。其文本中的女性?#38405;?#36229;越自我立足社会,这种自?#23380;?#31435;的思想内核,直接导?#20174;凇?#20116;四”时期“人”的发现和女性的觉?#36873;!?#21313;七年”女性文学作品中所透露的女性意识,为女性在多重人生角色中充分挖掘女性潜能,显示女人参与、影响、创造世界的能力无?#21892;?#21040;?#21496;?#22823;的启示作用。
    一枝独秀不是春 · 珍稀“十七年文学?#26412;?#35013;本专场

    专场链接:http://hxtx.kongfz.cn/union/special/26226


    一枝独秀不是春 · 经典“十七年文学”作品专场

    专场链接:http://hxtx.kongfz.cn/union/special/26267


      十七年文学是指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949年)到"无产?#20934;?#25991;化大革命?#20445;?966年)开始,这一阶段的中国文学历程,属于中国当代文学的一个时期。在一个新朝立足?#27425;取?#30334;废待兴的时期内,最重要的是“?#20302;?#36712;,书同文,行同伦?#20445;?#36825;时候最重要的是“一枝独秀”而不是“百花齐放?#34180;?#25152;以在这样一个前提下,十七年文学顶着百花齐放的招子?#20174;?#26263;藏着一枝独秀的实质也就显得颇为耐人寻?#19969;?#26412;期墨笺楼特推出 珍稀、经典两个“十七年文学”专场,其中有当代著名作家曲波代表作《林海雪原》1958年作家出版社一版一印,该作品一直被视作“革命通俗小说”的典型代表,并被誉为“新的政治思想和传统的表?#20013;问交?#30456;结?#31232;?#30340;光?#32536;?#33539;,它更是整个“十七年文学”发展之中不可替代的重要小说作品;另收作家柳青长篇小说《创业史》,此作为“十七年文学”农村题材代表作,被誉为“经典性的史诗之作?#20445;?#20855;有思想的“深刻性”和矛盾冲突的“尖锐性?#20445;?#26377;现代作家罗广斌、杨益言所创作长篇经典革命小说《红岩》,当代作家杨沫长篇小说作品《青春之歌》,作家刘流抗战题?#30007;?#35828;?#35835;一?#37329;刚》,另有《乘风?#35780;恕貳ⅰ?#19996;方红》、《红日》、《铁道?#20301;?#38431;》、《敌后武工队》,周立波长篇小说《山乡巨变》,丁玲《太阳照在桑干河上》、羽山、徐昌霖著《东风化雨》两部、赵树理?#29420;?#26377;才板话》、知侠《铁道?#20301;?#38431;》、冯志《敌后武工队》、路翎《平原》等文学作品。其中亦不乏有着?#32454;?#33402;术成就和丰富艺术内涵的文学作品,每个作品都具有着鲜明的时代烙印,都是那个特殊年代的"活化石",值得您的关注和深究!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图表
    <li id="dy0e6"></li>
    <dl id="dy0e6"></dl>
    <div id="dy0e6"></div>
    <li id="dy0e6"><s id="dy0e6"></s></li>
  • <nav id="dy0e6"></nav>
  • <div id="dy0e6"></div>
    <div id="dy0e6"><tr id="dy0e6"></tr></div>
  • <li id="dy0e6"></li>
    <dl id="dy0e6"></dl>
    <div id="dy0e6"></div>
    <li id="dy0e6"><s id="dy0e6"></s></li>
  • <nav id="dy0e6"></nav>
  • <div id="dy0e6"></div>
    <div id="dy0e6"><tr id="dy0e6"></tr></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