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dy0e6"></li>
<dl id="dy0e6"></dl>
<div id="dy0e6"></div>
<li id="dy0e6"><s id="dy0e6"></s></li>
  • <nav id="dy0e6"></nav>
  • <div id="dy0e6"></div>
    <div id="dy0e6"><tr id="dy0e6"></tr></div>
  • 颜真卿大展上的《五马图》与“苏黄米蔡”

    2019-03-08 10:11     阅览:322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来源?#21495;?#28227;新闻   

      东京国立博物馆颜真卿特展?#23433;?#20037;落幕,除了展出的举世瞩目有“天下第二行书”之誉的颜真卿《祭侄文稿》墨迹手卷外,其余展品同样精彩纷呈,尤其北宋李公麟的《五马图》的出现,可以说是本次大展所呈现的最后一道大餐,其在绘画史上的珍稀程度甚至与《祭侄文稿》不遑多让。更令人惊喜的是,这件作品是在“人间蒸发”八十多年之后的首度露面。澎湃新闻刊发的此文为现场观展手记。

    北宋 李公麟 《五马图》展出现场 

      李公麟(1049 - 1106)被誉为“宋画第一人?#20445;?#37322;道、人物、鞍马、花鸟、山水,无所不精。尤其鞍马和人物,超迈前人,世所公?#31232;?#20182;又创造性地发展了?#38797;?#25551;”画法,擅于用笔墨勾勒线条来表现事物,并使这一画法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另外他襟度超轶,文章有建安风格,书法如晋、宋间人,辨钟鼎古器,博闻强识,当世无与伦比。?#35782;?#20182;的绘画“以立意为先,布置缘饰为次?#20445;?#29420;出新意,回味无穷。北宋《宣和画谱》收录其作品百余件,但传至今日,可信的只有《五马图》和《临韦偃牧放图》两件,其他如《九歌图》、《维摩诘演教图》、《西岳降灵图》等都颇有争议。

    李公麟 《五马图》“凤头骢”

      李公麟善画马,识者称他笔下的马?#23433;?#38889;以来未有比也?#20445;笔本图?#26377;名,更有“都城黄金易得,而伯时马不可得”之说。《临韦偃牧放图》今存?#26412;┕使?#21338;物院,是李公麟临唐人作品,只有《五马图》是存世唯一李公麟原作。
      此《五马图》手卷,高27.8厘米,全长256厘米,线描墨画淡设色,绘西域所进名马五匹并牵马奚官、弁从五人,均右向立。每匹马后有黄庭坚题记,标明所进马匹时间、出处,名称,年龄、尺寸?#35748;?#33410;。一为“凤头骢?#20445;?#20108;为“锦膊骢?#20445;?#19977;为“好头赤?#20445;?#22235;为“照夜白”。惟第五匹缺题,仔细观察第五?#36857;?#20250;发现此作?#21490;ǖ认?#33410;与前面明显不同,年份上也?#32536;?#36739;新,而且画面纯水墨没有一点设色,可以肯定系后来补绘配入。据周密《云烟过眼录》卷上记载推知,这匹马原先应为“满川花?#20445;?#26412;有黄山谷题字云:“元祐三年正月上元□□□进‘满川花’”。

    李公麟 《临韦偃牧放图》局部 ?#26412;┕使?#21338;物院藏


    李公麟 《临韦偃牧放图》局部 ?#26412;┕使?#21338;物院藏

      卷后有黄庭坚和曾纡(1073 - 1135)题?#31232;?#26366;纡题跋中记述了黄庭坚所?#36947;?#20844;麟“画杀满川花”的逸闻,说他放下画笔,马?#36864;?#20102;,“盖神骏精魄皆为伯?#21271;?#31471;取之而去?#20445;?#30001;以彰显其画技之高。
      ?#21496;硐院站?#36857;,流传有绪,闻名天下,先归于南宋内府收藏,《云烟过眼录?#20998;?#24405;。到了元、明两代,经柯九思、张霆发等名家递藏,并且《清河书画?#22330;貳ⅰ?#29642;瑚网》、《式古堂书画汇考》和《大观录》有著录。清康熙年间,被河南商丘大藏家宋荦收藏。大?#35760;?#38534;时期,始进入清宫内府崇宁宫,并著录于《石渠宝笈重编》。乾隆皇帝两次在《五马图》题字,1753年题七言长诗为引首,1784年有两段题在画芯,他也发现了第五图替换?#27604;?#30340;现象。这幅名画在末代皇帝溥仪退位后,1921年被借出宫中,放在溥仪?#40092;?#38472;宝琛处,给日本美术学者中川忠?#22330;?#22823;村西崖等人观赏,开始引起他们的注意,大村还请摄影师专门拍照,介绍到国内(日本)。期间,著名作家芥川龙之介来华,也曾寓目此画,并作文记之。1922年,溥仪以赏赐溥杰的名义将此画盗运出宫,并经陈宝琛外甥刘骧业居间运作,几经周折,大?#21152;?920年代末售于日本实?#23548;搖?#20108;战以后,《五马图》不知所终,曾传闻在宋美龄手中(见徐邦达著作),?#26412;┕使?#21338;物院只留下民国时制作的珂罗版印刷品。很多人?#23478;?#20026;此件国宝已经毁于?#20132;穡?#27809;有料到如此神物重宝自有神天护佑,此次重现人间,并已为东京国立博物馆收藏。

    李公麟 《五马图》“好头赤”


    李公麟 《五马图》“满川花”

      另外在宋代书法环节,此次展览重点展出七件“苏、黄、米、蔡”宋代书法四大家的作品,件件堪称精绝。其中米芾最多,有三件手卷。《草书四帖卷》,我没有看到,《行书三帖卷》虽然曾经看过两次,但此次看来仍是?#33455;?#27427;喜,是米氏最生动的行书手札。而最让人心动的?#25925;?#37027;卷《行书虹县诗卷》,高31厘米,长487厘米,全卷37行,每行二到三字,错落有致,潇洒随意,信手写来,墨色或枯或浓,天真烂漫。最能体现米芾散淡的性格,以及精深的书学造?#29723;?br>

    米芾《行书虹县诗卷》


    米芾《行书虹县诗卷》

      黄庭坚也有两卷,永青文库所藏的《行书伏波神祠诗卷》也因展品?#20013;?#32780;不幸错过,但著名的《草书李太白忆旧游诗卷》则赫然在目。?#21496;?#20026;京?#21152;?#37051;馆珍藏,纵横恣肆的笔意,跌宕多姿。?#19978;Т司?#21697;相?#20113;#?#26377;些字磨损厉害,否则其精神当更加?#27704;没?#21457;。
      苏东?#38534;?#34892;书李白仙诗卷》,大阪市立美术馆收藏,是苏轼元祐八年(1093年)的书作,当年五十八岁。两首诗写在印有兰草暗纹的砑花笺上,潇洒随意,雅韵欲流。苏东坡天?#22987;?#39640;,虽然说自己不善于书法,但又说自己最懂书法。据说他很爱写字,只要看到?#22870;?#25343;起来就写,直到?#36176;?#20026;止。但他又很不喜欢人家求字,黄庭坚知道他的脾气,于是每逢酒宴?#22836;?#21648;主人?#37027;?#20934;备?#22870;?#22312;边上,他看到必然会大写一通。

    米芾《行书虹县诗卷》

      这一手卷落款为“元祐八年七月十日,丹元复传此二诗?#20445;?#27809;有署名,但一看就是苏轼典型的书风。这两首李?#36164;?#22312;李白的正集中没有收入,?#20848;?#33487;轼?#31508;?#20063;没有读到过,所以欣然择上好佳纸写录。查上海古籍出版社瞿?#31245;啊?#26417;金城校注《李白集校注》,此二诗收入卷三十“诗文补遗?#20445;?#39064;为“上清宝鼎诗二首?#20445;?#21363;录自?#21496;?#19996;坡墨迹。?#27426;?#20013;华书局孔凡礼整理点校之《苏轼文集》题跋卷中“记太?#36164;?#20108;首?#20445;?#25991;字与此墨迹本基本相同,但也颇有不少出入。?#28909;?#23558;“朝披梦泽云”写作“朝披云梦泽”等,显然不大贴切。
      蔡襄其实是“宋四家”中最老的一位,展出的《楷书谢赐御书诗表卷》,是蔡襄为?#34892;?#23435;?#39318;?#24481;赐宸翰而写的极精意之作,书于著名的澄心堂纸上,楷法端丽谨严,行距宽大舒朗。后有米芾、文及甫、鲜于枢、解缙、吴宽、董其昌等题跋累累。原为清宫旧藏,被溥仪携往长?#28023;?#21518;流入日本,现藏东京台东区立书道博物馆。

    苏东?#38534;?#34892;书李白仙诗卷》大阪市立美术馆藏


    苏东?#38534;?#34892;书李白仙诗卷》大阪市立美术馆藏

      对于苏黄米蔡的评价,我觉得还是潘伯鹰先生讲得好,大意是说,苏黄两人虽然书出新意,字形结体与古人明显不同,但他们整体传达的韵味格调却与二王及唐贤的书法非常契合,血脉相通。而米芾深通古人?#21490;?#23383;形,人们还笑他是“集古字?#20445;?#33021;八面出锋,时出新意,但他的新与苏黄却又不同,“毕竟由于他太内行,太喜欢显神通了,所以满纸都是精彩,也满纸都是火气”。即使这样,你还不能不服他的灵光奇气。蔡襄?#31070;已?#20837;手而在风格上自然接近颜鲁公,但他没有颜的沉雄博大,“使人?#33455;?#21040;他是笔?#31034;?#24515;要好的。他下笔处处精丽,使人越看越醉心。”正是由于他太注意细节,?#31508;本?#34987;米芾黄庭坚等人讥为“如少年女子”、“时有闺房态度”。纵然如此,蔡襄在?#21491;?#20108;王法脉,开启宋代书派主流上作出了承前启后的?#27605;住?br>  纵?#26469;?#27425;东京国立博物馆的颜真卿大展,?#25910;?#36824;有几点不成熟的体会,不妨也在这里说说。

    苏东?#38534;?#34892;书李白仙诗卷》大阪市立美术馆藏


    苏东?#38534;?#34892;书李白仙诗卷》大阪市立美术馆藏

      此次大展,藏品阵容强大。177件展品中,绝大部分来自日本本土,东道主东京国立博物馆提供36件藏品,附近台东区立书道博物馆提供48件藏品,三井纪念美术馆提供26件藏品,?#37038;?#37327;上来说三?#39029;?#40718;足之?#30130;颜?#20840;部展品的大半。
    台东区立书道博物馆也在上野公园附近,是一家专业的书法博物馆,虽?#36824;?#27169;不大,但近年在?#30340;?#39047;有名气。此次为配合颜真卿大展,期间他们?#36141;投?#20140;国立博物馆联合举办了一个姊妹展《王羲之书法的残影——通往唐代的历程》,在东博东洋馆和书道馆同时展出。该馆书法藏品丰富,像此次展出的?#39047;?#32034;靖《月仪帖》、王?#23383;?#22320;黄汤帖》和杨凝式《草书神?#21892;?#23621;法》等墨迹传本,虽然争议不已,但均为该馆庋藏。至于碑帖等书法资料,则更加琳琅满目。

    褚遂良?#20817;?#38425;佛龛碑》

      京都国立博物馆提供9件藏品,大阪市立美术馆提供6件藏品。东京附近关东地区中部的埼玉县淑德文化大学书学文化中心,我们以往不大熟悉,此次提供6件碑拓,有《曹全碑》、褚遂良?#20817;?#38425;佛龛碑》、唐玄宗《石台孝经》,以及新出颜真卿的《王琳墓志》两种和《郭虚己墓志》,均为整拓。其他零散的21件展品分别来自日本各种公私收藏机构,重要的如宫内厅收藏的传贺知章《草书孝经卷》墨迹,九州国立博物馆的王羲之《妹至帖》以及东京永青文库的黄庭坚《行书伏波神祠诗卷》等。
      另有17件展品没有注明出处,?#20848;?#22810;为私人收藏。其中如智永《真草千字文》墨迹本,是日本国宝级藏品,此?#25105;?#38590;得亮相。还有新发现的王羲之《大报帖》墨迹等。由此?#37096;?#35265;主办者长袖善舞,强大的组织能力。
      中国方面,台北?#20351;?#21338;物院虽然仅借展4件藏品,除颜真卿《祭侄文稿》这样的“眼乌珠”外,褚遂良《黄绢兰亭序》、怀素《自叙帖》和《小草千字文》都是很有亮点的作品。数量虽少,但它的分量在此次展览中十分之重。

    唐 褚遂良《黄绢兰亭序》 台北?#20351;?#21338;物院藏


    唐 褚遂良《黄绢兰亭序》 台北?#20351;?#21338;物院藏

      另外,此次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也借出4件藏品参展,同样令人注目,分别是汪氏孝经堂本《九成宫醴泉铭》、孔氏岳雪楼本?#37117;?#29579;圣教序》、吴荣光藏本《李思?#24403;?#21644;何绍基藏本《麻姑?#21830;?#35760;》。这些都是文物馆北山堂主人捐赠藏品,北山堂是已故香港著名富商、文物收藏家利荣森(1915 -2007)的堂名。利荣森热爱中国文化艺术,1957年开?#36857;?#21363;加入伦敦东?#25945;?#29943;学会,1963年与藏家好友在港创立文物收藏家协会,即著名的敏求精舍。利荣森博士是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的创办人和赞助人及文物捐赠者,早在1960年代初期,香港中文大学成立伊?#36857;?#21033;博?#32771;创?#39046;家人鼎力支持大学建设及发展,创设中国文化?#33455;?#25152;(下设文物馆),又捐赠艺术文物、赞助教授讲席、?#33455;?#22522;金及奖学金等。1971年文物馆成立,利博士出任文物馆管理委员会主席,擘划文物馆发展,并将私人珍藏的大部分陆续捐赠文物馆,涵盖绘画、书法、拓本、玉器、陶瓷,以至雕塑、文玩、竹刻、玺印及铜器等。另外,辽宁省博物馆也为纪念利荣森的无私捐助,在展厅特设“北山堂馆”。
      此次展览的空前成功,还因归功于展馆的硬件设施。平成馆是东京国立博物馆最新的一个馆,展厅条件非常好,二楼展厅目测层高有六七米,展柜橱窗高度?#20848;?#20063;在五米上下,而?#20063;?#29827;尺寸硕大无比,又是高透光低?#29943;?#30340;材质,加上很棒的灯光照明,使得橱?#35098;?#24120;通畅,十几米,二十米的大手卷放在里面,几乎一览无余。同时高大的玻璃橱柜,为很多大幅整张的碑拓展示创造了条件,可以和小的手卷?#22270;?#35057;册页放在?#40644;穡?#33258;由穿插,“同台演出?#20445;?#36825;是非常难得的条件。例如,颜真卿墨拓《?#24184;?#27004;》三个大字就有三米高,加上轴头将近四米,放在橱窗里还是绰绰有余,其他如唐玄宗《石台孝经》、《颜氏家庙碑》?#26085;?#25299;,俱为高大立轴,一般的场地是很难让这些展品展陈得当、齐聚一堂的。

    颜真卿墨拓《?#24184;?#27004;》

      ?#25910;?#35266;展期间,深感日本民众对这一书法展的浓厚热情。有关展览的海报广告在地铁、宾馆等场所随处可见,报章?#25945;?#20063;均有报道,美术?#21448;盡?#22826;阳》还专门出了别册。据说展览结束前几天,日本天皇夫妇也去参观了此一展览。
      另外,书法在日本民间的群众基础也相当扎实,我曾多次去过银座专卖文房四宝的百年老店鸠居堂,除了每次看到三四楼?#27426;?#20030;办各种书法展览外,二楼书柜处还摆着十几种不同的书道?#21448;荊?#22914;?#30563;?#32946;书道志》、《书之光》、《小石之友》、《书道?#33455;俊?#21644;《学生书道》等,期刊种类甚至比我们还多,由此亦可见书法在日本民众中的普及程度。
      最近,明显受东京颜真卿书法大展的?#36299;歟?#35199;安大雁塔下也在举办一场名为“丰碑——颜真卿名碑拓片特展?#20445;?#39047;引起大家的关注。我?#35895;?#19981;住“胡思乱想?#20445;?#35201;是将来有一天,能将东京特展的宝贝,外加两个?#20351;?#20197;及各大博物馆的名宝家珍,统统如数搬到西安碑林,举办一场旷世墨宝大展,那才真正激动人心呢。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图表
    <li id="dy0e6"></li>
    <dl id="dy0e6"></dl>
    <div id="dy0e6"></div>
    <li id="dy0e6"><s id="dy0e6"></s></li>
  • <nav id="dy0e6"></nav>
  • <div id="dy0e6"></div>
    <div id="dy0e6"><tr id="dy0e6"></tr></div>
  • <li id="dy0e6"></li>
    <dl id="dy0e6"></dl>
    <div id="dy0e6"></div>
    <li id="dy0e6"><s id="dy0e6"></s></li>
  • <nav id="dy0e6"></nav>
  • <div id="dy0e6"></div>
    <div id="dy0e6"><tr id="dy0e6"></tr></div>